Ctrl+D收藏此页 下賤的淫奴妻(財經系的系花) [7/8]

我把她拉到汽車的前方,一隻手將她的雙手扭在身後,讓她的彎腰俯趴在汽車前蓋上,另一隻手解下褲腰上的皮帶,用皮帶將她的雙手反綁。

「賤貨,你不是喜歡被綁著操嗎,今天我滿足你。」

「你,你溫柔一點,別弄破我衣服。」靜喘息著說,臉上一片紅暈,那模樣竟像是已經情動的樣子。

我伸手往她裙底一抄,觸手是一片濕滑柔膩,和上次一樣,她沒有穿內褲,而且光潔無毛的陰唇間已經濕濘不堪。

「臭婊子,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我褪下褲子,撩起她的裙擺,把著她雪白堅實的臀部向後翹起,「噗嗞」一聲,從後面將堅硬勃起的陰莖插進她濕透的陰道裡。

「啊,好硬……」靜仰頭發出一聲淫叫,嘴裡急促的抽吸著涼氣。

我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想法,插入後立刻兇猛的抽動起來,一邊干一邊用手撕扯她的衣服,她那件小小連身裙被拉下肩膀,最後裹成一團圍在腰間,乳罩也掉在一旁,兩隻豐軟的乳房徹底暴露了。

我雙手前伸,抓起那對正在跳動的乳球,狠狠地擰她的乳頭。

「啊,痛,啊——」靜很痛苦的擺著頭,渾身都顫抖起來,可我卻感覺到她的乳頭在我手指的蹂躪下越發的堅硬,她陰道裡的抽縮也越發的明顯。

「啊——」靜再次的淫叫,閉著眼急促喘息,全身僵硬起來,竟是已經來了一次高潮。

「賤貨,這麼快就高潮了,我還沒怎麼弄呢。」我一手抱住靜的腰,防止她癱軟下去,陰莖繼續在她體內挺動著。

「你,你好厲害,繼續用力,用力操我啊。」靜似乎從上次的高潮中緩過一點勁,不時的呻吟著,臉上一付春情蕩漾的樣子,眼眸半開半閉的不停挑逗我。

我被她激得又是一陣狂抽,靜也興奮的扭擺著屁股,嘴裡一聲聲的浪叫,很快她又再次高亢的呻吟起來,身子痙攣般抽搐不停,迎來又一次的高潮,我又摸到她的陰蒂,用手指捏住那膨脹發硬的蓓蕾,肆意的用力揉弄、使勁拉扯,靜發出垂死似的尖叫,既痛苦又快樂的扭動著身軀,一次一次的高潮著向我求饒。

我被她高潮時的淫蕩叫聲所刺激,一時再也忍耐不住,雙手抓緊她高高向後翹著的臀部,將陰莖一貫到底,一股股精液射進她的陰道深處。

我壓在靜的背上喘息了一會兒,爬起身整理衣服,靜仍然無力的癱在汽車前蓋上,身上的衣裙淩亂不堪,雙手被反綁在背後,她張開的雙腿中間,可以看見腫脹的陰唇裡有一道白濁的精液緩緩流下,赤裸的左肩還有一排深深的牙櫻

看著自己肆虐的結果,我心裡隱隱有些內疚,解開靜的雙手,回車裡拿了一包紙巾遞給她,她有些艱難的起身,用紙巾緩緩自己擦拭身上的漬跡。

「你沒事吧。」我問她。

她搖了搖頭,輕笑道:「我喜歡男人粗暴,你還不錯。」

我不再多說,等靜整理好衣服,我就送了她回家,隨後我回了公司,這段時間我沒有住在家裡,晚上都是在公司辦公室裡睡的,因為我有些害怕回到家裡,我害怕看見妻子,更害怕看見女兒天真歡快的笑臉,要我時刻去偽裝那種家庭的溫馨,我真的做不到,我家庭的幸福事實上已經破滅了,但我不想自己難以控制的情緒會影響女兒最後一刻的幸福,那怕這幸福是多麼短暫。

這一晚,我在辦公室裡怎麼也睡不著,不是像往常因為心裡的痛苦屈辱而失眠,而是心中有一股潛藏的慾望在流動,我不斷回想起今天蹂躪靜的情景,想著她被捆綁後只能無力的在我身下扭動,被我控制著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我清楚地記得自己當時有一種異常滿足的征服感,甚至到現在還為了這種感覺回味。

最後我索性下了床,打開保險櫃拿出一叠光盤,就是那些從X濤家搜來的靜的光盤,我隨便挑出一張放進計算機光驅裡,屏幕上很快出現下流淫亂的場景,被綁縛著的女體呈現著一種奇麗的美,男人手裡揮舞著皮鞭,每一鞭落在雪白的女體上都會留下淡紅的印記,受虐的女體很好看的扭動著,像是在跳祭祀的眩舞,女人嘴裡的呻吟聲時高時低,痛苦中透著愉悅,就像悅耳的奏曲,與那眩舞相映。

我看著屏幕上激動人心的淩虐,感覺自己身體裡蠢蠢欲動,我不自覺地掏出發硬的陰莖,對著屏幕自瀆起來,儘管今晚已經在靜的身上發洩過一次,可我還是感到很激動,似乎有一個魔鬼正在我的體內甦醒,它帶來的狂亂顛覆著我原有的道德和倫理……

這晚最後我把光盤放回保險櫃時,我看見裡面排放的另外幾張光盤,我將那幾張光盤拿在手裡把玩著,這些是妻子受虐調教的光盤,我思索了許久,最後歎了口氣,將光盤放回了原處。

既然一時無法找到X濤,我只好暫時放下這件事,這段時間公司的人給我來過無數電話,很多事情都需要我親自處理,我也不想因為私事耽誤整個公司。我仍然每晚都在辦公室裡過夜,每當夜深人靜時,我就會拿出靜的性虐光盤來觀賞,我說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因為好奇還是被慾望驅使,或許兩者都有吧,雖然以前也看過一些類似的日本AV片,但這些光盤帶給我的震撼更深,因為我清楚這不是表演,而是真實存在的,看過那些變態的、下流的性愛畫面,我越來越感到一種異樣的慾望,我以前沒想過自己真會碰上這種女人,能在變態的痛苦和淩辱中尋找快樂,以為那只存在於虛假的AV片和色情小說裡,可現在這真的出現在我的生活中,其中還有與我恩愛了十多年、平日裡高雅端莊的妻子。

靜與我分別兩日後,又打了電話約我見面,我告訴她一家賓館的名字,那是我常去的一家四星級賓館,通常是接待客戶的。

晚上,陪了幾個重要的客戶吃過飯後,我驅車去了那家賓館,敲開靜入住的房間,我藉著一股酒意說道:「小婊子,又找我幹什麼,是不是下面騷屄癢了,想找人操你?」

靜穿著浴衣,齊耳的短髮濕濕的,身上散發著浴後的清香,她皺了皺眉:「你喝酒了,真臭。」

她轉身想要走開,卻被我一把抱住,把她壓在走廊過道的牆上,用龐大的身軀擠壓她充滿青春氣息的肉體,雙手拉開她浴衣的前襟。

「唔……」靜嘴裡很快發出呻吟,臉上泛起紅暈,被我手指掐弄的兩顆乳頭也硬著翹立起來。

「小婊子,這麼敏感,讓我看看下面濕了沒有?」

我的手順著她白嫩的肌膚滑落,一隻手摸進她的微微張開的雙腿中間,她光滑無毛的陰唇中間已微微濕潤,嬌嫩的陰道口在我手指的挑弄下翕張吞吐著。

靜喘息著避開我吻她的嘴,雙腿夾緊了起來。

「臭婊子,在我面前裝什麼,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貨。」


靜迴避的動作讓我的慾火更盛,我想起她在那些光盤裡淫蕩的表現,一隻手將她的雙手反扭,扯下她浴衣,用浴衣的繫帶將她綁了起來,我像拎只小雞似的將靜提到房間裡,甩手扔在床上。

「放開我,你這個變態,綠帽子大烏龜……」靜在床上扭動著赤裸的身子,嘴裡不停的挑釁我,但她的樣子更像是一種挑逗,瞇著眼睛不時的呻吟,語調嬌柔婉轉。

靜的話更加激怒了我,我從床頭拿起枕頭的毛巾,對著她聳起的臀部狠抽下去,「啪」的一聲肉響,伴隨著靜高昂的痛呼,看著在我鞭撻下顫抖的女體,我感到一種莫名的興奮感,體內血液的流動速度似乎都加快了。

我揮舞毛巾不斷的抽打靜的身體,她的後背、小腹、大腿、臀部、乳房都是我抽打的目標,毛巾的鞭撻在她白嫩肌膚上留下一塊塊潮紅的痕跡,每一下都會引起她身體的劇烈顫抖,很快靜的全身都開始變得發紅,她像是快要高潮那樣不停的呻吟。

「x哥,饒了我吧,我受不了……啊……啊……」靜急喘著哀求著我,汗濕潮紅的胴體在床上像條大蛇似的扭動。

「叫主人,下賤的婊子。」我的毛巾又狠狠抽在靜的乳房上,那兩隻早就發紅髮腫的乳球被打得左右晃動,引得靜又是一陣痛苦的呻吟。

「主……主人,別打了,奴兒真的受不了了……」靜搖擺著螓首,被汗沾濕的秀髮粘乎乎貼在臉頰上,這是她在光盤裡對x濤的稱呼,我聽在耳裡有一種報復的快感,心裡暗想,x濤,我也這樣玩你的馬子了。

「把腿張開。」我命令道。

靜很聽話的照做了,她坐到床的邊上,綁著的雙手在後面支撐身體,面對我將雙腿大大的張開,只見她剃光了陰毛的私處已經一片濕糜,兩片腫脹張開的大陰唇裡淫水橫流,顯然已經情動至極。

我脫光了身上的衣服,俯身將靜壓在身下,昂立的陰莖「卟吱」一聲插進她濕透的陰道裡,快速的抽動起來。

「礙…礙…主人……你好棒……用力操我……操你的奴兒……」

靜開始高聲的淫叫呻吟,就像我前兩次蹂躪她時那樣,她的表現還是那樣的興奮,而且這次似乎還要更加騷浪,她的叫聲刺激著我的情緒,我越來越興奮,想起那次用電動陽具淩辱她肛門時的美妙感受,猛地將她抱起,讓她跨坐在我懷裡,拔出陰莖對準她的肛門插了進去。

「啊……你……」靜高聲呻吟起來,緊閉的肛門被我的肉棒一下子擴開,她雖然叫的大聲,可我卻感到插入非常的順利,同時有一種不同於陰道的緊湊感。

「小婊子,屁眼這麼松,被x濤玩過很多次吧。」我喘息著問她。

「你老婆的屁眼也被他玩過,比我緊不了多少。」靜咬著牙說道,臉上一付欲仙欲死的樣子。

「我叫你嘴硬。」我恨她又提到妻子,雙手捏住她的一對乳頭,毫不憐惜的用力猛揪猛扯,像是要把她的乳頭生生擰下來似的。

「啊……啊……」靜痛苦的大叫,是那種真的很痛苦的叫聲,臉上的表情都扭曲了,她的下體也隨之劇烈的抽緊,我的陰莖被她的肛道緊緊夾住,連抽動一下都覺困難,我終於忍不住射精的慾望,在她體內一洩如注。

休息了一會兒,我將靜推倒在床上,解開捆綁她的浴帶,自己去了衛生間洗浴,沒多久,靜也跟著進來了,她熟練的將一些浴液抹在乳房上,用那兩團綿軟的乳肉替我擦試身體。

我心想這肯定又是x濤那變態玩的花樣,本想諷刺她兩句,可看見靜滿身都是我抽打她留下的紅痕,一時間有些內疚,那些話就說不出口了。

「對不起,剛才我有點粗魯了。」我訕訕的對靜說。

「沒什麼,我早就習慣這樣了,再說了,你那一次對我不粗魯,第一次見面就叫人輪姦我。」靜淡淡的說。

靜的話更讓我汗顏,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匆匆洗完了事,我回房間穿上衣服,靜還沒有出來,我從錢包裡拿了五千元錢放在她的包旁。

靜出來後看見那錢,臉一下有些陰沈,她一邊穿衣服一邊問我:「怎麼,這是要補償我呢。」

我這時已經準備走了,也不想和她多說:「錢你拿著,有什麼事可以打電話找我,另外,如果你看見x濤通知我,我會另外給你一筆錢,數量保證你滿意。」

「你想讓我幫你找x濤。」

「不要你去找,只是你看見他,就通知我,我想他應該會回來找你的。」

「你要我幫你也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靜已經穿好了衣服,將錢放進包裡。

「你說。」

「我一直想玩玩你老婆,你找一天把她帶出來。」靜說出了她的條件。

我驚異看著靜,根本沒想到她會提出這樣的條件,尤其是對方還是一個女人。

「你不用這麼看我,你老婆那樣的大美人兒,誰看了都會動心,何況x濤給我看的那些錄像,她騷成那樣,我就更想玩玩她了,以前我也跟x濤提過,不過你老婆沒有答應。」

靜看我沒有接話,又說道:「其實這對你也沒有什麼損失,你老婆本來就是個賤貨,到時候我和她一起服侍你,你體會過這種3P的滋味嗎?」

靜的話像魔鬼一樣誘惑著我,那天我走出賓館時,心裡還想著她的提議,那種3P會是什麼樣的呢?

接下來的兩天,我都在公司處理事情,週五那天,我意外的接到了老媽的電話。

「小峰,這兩個星期你是怎麼回事,也不回家來看看,你爸說了,明天叫你回家來吃飯。」

「媽,我這不是忙嘛。」

「忙,忙得家都不要了,孫女我們今天先接了,記住明天和琳琳一起來,你爸還有些話給你說。」老媽根本不給我拒絕的機會,直接掛了電話。

我歎了口氣,說實話我現在很怕面對家人,因為看見他們就會勾起我潛藏在心底對從前幸福的回憶,而這種回憶有多甜蜜,現在的背叛就讓我有多痛苦。

電話又響了,是我手機裡專屬於妻子的鈴聲,自從我那晚將離婚協議書放在妻子案頭後,這個鈴聲就再也沒有響過,這一個星期來妻子似乎也在迴避我,我想她可能也是在慎重考慮吧,畢竟,我和她的婚姻現在已經是處在一種名存實亡的境地了,維持這樣的婚姻還有意義嗎?

我接了電話,妻子溫柔的聲音傳來:「峰,媽剛才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們明天一起回家吃飯,你,你知道嗎?」

「我知道,媽先前給我打了電話,你答應了?」我問妻子。

「嗯,爸媽還不知道我們的事,我怕會刺激他們,你知道,爸有高血壓……」

「行了,我明天來接你。」我打斷了妻子,迅速掛了電話。

第二天,我開車回自己家,路上給妻子發了短信,我到樓下時,妻子已經等在了那裡,一個多星期沒見,她的氣色看上去還不錯,只是感覺比以前消瘦了一點。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分类
Disclaimer: This site does not store any files on its server. All contents are provided by non-affiliated third parties.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 and is intended for adults aged 18 or over 本站内容不适合中国大陆地区及其他对色情电影管控地区的人群观看,请自行离开。百度地图
2010-2019 - 露脸 校花,蕾丝边视频在线看,自拍657页,约操网红-kcnkf88.top